曾经长期在职业足球俱乐部工作过的徐兴君,精心打造的小说《足球经理》由山东城市传媒集团、济南出版社正式出版了。作为一部全视角展示中国职业足球的长篇小说,全书以不久前的那段历史为基础,深入到足球俱乐部日常点滴的纹理之中。这部小说到底倾注了多少作者的情感?隐含了多少足球的奥秘?带着这些问题,笔者与徐兴君进行了一次对话。

  从您的履历看,您曾经整整从事过13年的足球工作。在离开职业俱乐部的相关工作岗位之后,您出于什么样的初衷来撰写这样一部作品?

  徐兴君:足球是我挚爱的事业,她对于我和一些人来说就是一种宗教,一旦进入,再不离开。可以说,足球给了我太多,使我经常沉浸其中,回忆过往,让我脑子里装满了太多关于足球的东西。足球使我对人生、社会乃至工作的认识都有进益。足球还让我认识了许多的人,许多曾经爱护我、帮助我、关心我的人,让我始终对生活充满了和希望。正是这样一种状态下,我想写一点东西,来梳理我多年来的足球认识和感受。

  《足球经理》是我的第三本关于足球的书,第一本是济南出版社于2006年出版的报告文学《泰山风雨路》,第二本是新华出版社2016年出版的《中国足球改革十谈》。在出版了《泰山风雨路》之后,我曾经发誓再也不写足球的东西,但最终还是违背了自己的誓言。这说明,足球是深入我的骨髓的东西,是无法轻易改变的。值得庆幸的是,我认为这是我人生的幸运。

  写这部小说,主要是立足我对足球的思考和认识,融入了许多我个人的思想和体验,挖掘了一些现实素材,以文学的范式来帮助大家了解中国职业足球。如果从情节推动和素材的使用方式来评价这本小说,可以说这部小说的人物是假的,但事例有许多来自于真实的。即便如此,这绝对不是一部单纯的纪实作品。如果说看起来过于写实,那可能还是因为我陷入太深,写作能力存在欠缺。

  听您聊起过,有许多人认为您这本书所写的东西不解渴,没有劲爆的揭黑细节,和队员纸醉金迷的生活内容。对此,您怎么看?

  徐兴君:首先,我认为这恰恰是我想表达的东西。中国职业足球并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,充满了丑闻、罪恶和无聊,相反,中国职业足球是所有体育项目里,比较早进行市场化和职业化改革的,是中国体育事业改革开放的先行者。只是这种地位从成效和成绩上看,还没有体现出来,被人诟病太多。加上个别的误导,甚至,给人以足球假赌黑横行,球员糜烂不堪的印象。从我13年的从业经历和经验看,我认为这绝对不是主流。

  我的好友,山东体育休闲广播的总监郑晋亲自播了我的这部小说,并在网络上传播了一段时间,有些朋友听了之后给我提建议,认为揭黑揭丑力度不够,不足以吸引读者。对于大家真心实意地向我提出这些建议,我非常感激,但也生出一分发自内心的悲凉。这种观点的普遍存在,那么中国足球在大家眼里到底是什么?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?

  所以,在这本书里,我还是立足真实,哪怕这真实只是我的体验和情感,但我还是要用足气力,找出中国足球值得珍惜的所在。即便如此,我并没有回避问题,小说中涉及了2010年的那场扫赌打黑。但我真的不想被这些东西淹没,而是要从那些口水中挣扎出来,顺畅地呼吸。因为,中国足球如果不行,那说明我们的社会也未必健康。因为足球是体育,而体育是最好的教育。历史上,柏拉图是摔跤手,牛顿是拳击手,延续上千年的奥利匹克竞技会(区别于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)有力助推了希腊文明,这些东西在现代日益被强化,为什么中国足球偏偏不行?

  我不甘心,也不希望这样。因为每一个球迷,就可能是我们自己,也可能是我们身边的人。未来的国家队队员,可能是我们的子女、后代,或者亲属。足球的好坏,某种意义上就是我们这个族群的好坏。在中国足球不好的时候,我们要希望她好,在中国足球有问题的时候,我们要一起去帮助她改正。这些,是我对足球的基本认识,也是我写这本小说的思想基础。

  徐兴君:这本小说设置了两条线,也就是其中的两个主要人物,一个是主人公李长军,一个是年轻球员丁心。李长军代表的是职业足球,他所提下的是对待职业足球的认识和态度,这在小说的细节中都有所体现。至于丁心,则完全是虚构的一个人物。对于如何设计这个偏励志的角色,我梳理了和我工作过的一些球员,对其中的某些球员进行了分析。在小说中,我力争把两条线融合起来,完整地纳入到这部作品中。

  这部小说在坚持主流和正向为主的立场下,应该说还是回应了球迷的关切。在我的设想中,丁心的爸爸丁起的失踪,原本就是因为一场事件。失踪后的丁起到了新加坡,参加了,之后引发了红色通缉令事件,引发了后来出现的反腐扫黑的局面。对于这个设计,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感觉把握起来会有些困难,所以到最后就有些轻描淡写了,这也使丁起的失踪变成了一个悬念。

  另外一个设计就是,李长军最后得了肺癌,在西水俱乐部冲超成功之后,他去世了。这样,会使整个故事显得悲壮一些。但最终于心不忍,没有写得这么残酷。其他的构架基本都是延续了最初的设想,讲述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足球经理的故事。至于感情戏,我确实不太擅长,可能不够精彩,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有点儿意思。

  对于这本小说,李长军身上是不是有您的影子?如果有,估计一下大概有例呢?

  徐兴君:应该说李长军的思想基本就是我的思想,他对足球的认识基本就是我的认识,从这一点上,李长军确实就是我的影子。但从情节来看,虚构和演绎居多,重合度并不高。对于这部作品中的其他人物也是如此,只是取了一些相对真实的素材,进行了重新组合,使整部作品看起来都像是真的,但其实并不是。

  这种局面确实引起了一些对号入座的问题。郑晋总监的播音在朋友圈等网络上转发了之后,确实有鲁能俱乐部曾经的老领导找到我,说故事的情节还是比较真实的。我理解这种感受,毕竟,这本书除了人物,取材确实比较真实,只是我希望有点儿春秋笔法,还是将其写成小说。如果没有达到这个效果,大概就是我的笔力问题了。

  徐兴君:首先感谢山东城市出版集团、济南出版社以及孙凤文总编辑,他在看到我这本放了接近两年的书稿之后,几乎立刻下了出版的决心,这让我很感动。这部小说是很粗陋的,显然还达不到优秀文学作品的质量。不过,既然其中的情感发自我的内心,那么我还是会珍惜的。如果说这是一项成果,我想重要的是我坚持了正面看待中国职业足球这个原则,如果这部小说能够流传得广一些,这大概也是其自身的意义所在。

  这本小说出版了,我还应该感谢两个人。一位是我人生的导师张炜,是他几十年的关怀,使我始终没有偏离文学,这为这部小说的出版提供了根本的基础。一位是鲁能足球文化的创始人和鲁能足球的老领导刘广迎,他创造性地发展了刘振亚提出的百年俱乐部思想,形成了一套系统的足球文化体系,解答了关于职业足球和整个足球运动发展的许多深刻命题。这本书就是在他的首肯下,给了我推出的勇气,得以出版。因为,刘广迎的胸怀和视界,让我感觉我更能靠近问题的答案,省却许多的顾虑。这种鼓舞不仅仅在于这本小说,也在我对足球,也在我的人生。

  徐兴君:中国足球责任重大,由今天的恨之切,也能够体现大家的爱之深。从各方面来看,中国足球从成绩和形象山个,确实距离大家的期望存在较大差距。按照我从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分析,中国足球目前还处于当年改革开放初期,乡镇企业蜂起的阶段。各家俱乐部的投资者的心态,比那时的乡镇企业家高明不了多少。这不是抹煞足球投资者的贡献和功绩,而是说我们中国足球整体格局还不够高,当年乡镇企业几乎达到极致的求生存、求利润的思想,体现在当今足球俱乐部的不顾一切求成绩,形式上基本上是一样的。这是不是说这么多年中国足球改革进展不够大?客观地说,中国足球在形式上的改革力度不小,但在规律的把握上,确实还有差距,这是实在话。既然中国足球还处于这种状态,让我们和日韩足球去竞争,把中国足球拿到亚洲范围内去竞争,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。

  所以,中国足球是我们社会发展的一个标尺,总会丈量出我们在某个方面的高度。中国经济改革和社会发展成绩巨大,广大人民受惠颇多,但也要看到我们还任重道远。足球就像人的咳嗽,一旦出现问题,再强大的人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咳嗽。我们国家日益强大,但当下足球对于这个社会更像染了风寒,咳嗽起来难以控制。但咳嗽是嗓子的问题吗?不,是健康问题。

  中国还在发展进步,我必将有一个强大的未来。我们没有理由对中国足球悲观,如果每个人都做出了正向和正确的努力的话。现在咳嗽两声不要紧,只要我们坚持功成不必在我的恒心,坚定信心,准确把握规律,中国足球一定能行。我们身边的其他行业做成了许多伟大的事情,而足球也是身边的人在做,为什么就不行呢?这是中国足球的根本。

  西风响,蟹脚痒,正值螃蟹黄满膏肥时。今年围绕阳澄湖“蟹斗”掀起新的喧嚣,随着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巨头的高调参与,一改往年顺丰一家独大的配送局势,呈现出电商、物流混战的新局面。